關於部落格
  • 86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那些讓男人頹廢的致命誘因

 

那些讓男人頹廢的致命誘因 (2008-07-09 12:47:38)

文/擎龍在野

柱子頹了。

這一頹頹得不輕,他常常目光呆滯地望著遠方,頭腦中不斷地想著什麼,但不知在想什麼,也沒有什麼可以想的,一切都是空晃晃的,像空氣一樣實在的存在著卻摸不著。手頭上也在忙著一些事,但都是一些自已都不清楚自已做了些什麼,要做到什麼程度,做這些事有什麼意義也不曾想及。好像一切都有理由,一切又似乎沒有理由,就這樣頹著,他計劃的戒煙運動非但沒有戒脫,反而吸得更猛烈了;他曾經深惡痛絕發誓不再砌長城的活動已發展成為主動邀請其它牌友的主持人;他常常沈浸在酒精的刺激里,他常常沈迷在游戲的空虛里......他就在這些虛幻非正常世界中打發著寶貴的光陰。這一切是從他三十三歲的生日過了之後就開始的。

一個頹廢的男人是一個可怕的男人,更何況他已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三十幾歲的男人應該早就三十而立了,事業正是打拼的時候,性格正是穩定豁達的時候,成熟穩重似乎離柱子遠來越遠了,難道應了先哲的警示,有些人一輩子都在追求成熟,而有些人一輩子都成熟不了?

沈默寡言,沒精打採,情緒低落,喜怒無常,生活沒有規律如此種種都體現在一個正值壯年的男人身上時,他就是一個頹廢的男人。柱子也常常自言自語,我頹了,怎麼辦,我頹了,頹者廢也,廢者頹也,生活沒了目標,眼神沒了光彩,內心痛苦著扎掙著卻不想與人交流,明知不可這樣生活卻聽之任之由之,不去修正,自我感覺這個世界多他無多,少他不少,完全沒了自信,完全沒了昔日的風採。

其實柱子是很開朗的一個人,三十多歲的人了被八十後的小弟們說你比八十後還八十後,他做倒立,能堅持十幾分鍾不倒地,他做俯臥撐,一口氣能做四十個,他做引體向上,能一口氣拉十二個,這在他所有幾十個男同事里還是沒有誰能打破的紀錄,包括那些年青的八十後們,最讓人瞠目的他居然還能在單槓上來幾下翻轉,只要他把衣服脫了,換上貼身的背心,那些身材發福的同齡人無一不張大嘴巴,哇馵,斯瓦辛格來了。玩起足球、藍球來隊友們無一不說他是最猛的一員。他不僅喜歡運動,平時看書寫字的活兒也做得不少,小情小調地寫點什麼也像那麼一回事。興趣來了,邀上三五好友,周末到處游玩,燒烤,拍炤。還有他也是一個電影迷,有新片大片猛片,無一不津津有味地看個夠,回頭還津津樂道不厭其煩地對著好友比劃比劃。他本來是一個開開心心,無拘無束的人。

可是這次他真的頹了,頹得一蹋糊塗,頹得完全不是他自已。

柱子常常在想,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人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道理他很明白,人的一生中二十歲前在讀書,六十歲後什麼在退休,中間三十年時間的要娶老婆,供房子,養孩子,贍養父母,壓力大著呢,就算人能活到八十歲,也才能活到二萬九千二百天,也許樂觀自信的人都會說還有一萬七千天可活啊,多好,可是柱子現在卻不這麼想也沒有這麼想,奮斗十多年了怎麼還沒有一個結果呢,柱子是一個好面子的人,雖然他並不是一個好強的人,眼看著同學們一個個住豪宅開名車,柱子嘴上說好樣的心里卻並不是滋味兒。俗語說,死要面子活受罪,這生活想簡單,想單純一點過下去社會身邊的人卻一變再變,逼得柱子不得不好好反省自已的人生,這十幾年到底干了些什麼啊?柱子是一個勤奮的人,他想,自已吃了那麼多苦都沒有叫一聲累,深知人比人氣死人的道理,十幾年來沒有和誰比過。這一比就比出問題來了。十幾年柱子還是保持剛出校門的狀態,但是這一巨大反差也不得不迫使柱子汗顏慚愧起來,內心的痛苦也就無以復加地洶湧而來。記得那天,柱子和最愛的女人聊天,女人說,我這輩子最恨自已不是個男人,要是個男人,非得干一番大事不可。這句話如醍醐灌耳,當頭一棒,翁翁作響,一句話驚醒夢中人,柱子常常自問,你是男人嗎,你是男人嗎,事業是男人的生命,柱子對自已的事業感到無比的迷茫,越來越看不到未來的事業讓柱子一籌莫展,內心的痛苦再也無法掩飾。

柱子至從有了心事後很少再在網絡上聊天了,包括網絡上最鐵最磁的紅。那天酒後,柱子對紅問了一句這樣的話,紅啊,我為什麼不早點遇上你?紅笑著說,你早點遇見我你的命運也許就改變了哦。紅是柱子在網絡上認識的一位老鄉,茫茫網海,居然能找到初中同一個學校同在外面打拼的同齡人,生于七十年代中期的他們是初中同年級同學,彼此本不認識,當年學習頂尖的柱子讀了中專而成為現在的漂泊者,成勣二流而沒考上中專的紅現在反而成了博士後。

因為網絡讓柱子和她成了不叫哥,不叫妹,一見如故的鐵磁性朋友,柱子在她身上找到了男女之間可以發展為純友誼的感覺。有時,他也在紅身上最找自已最愛的女人的影子。因為彼此了解得多一點,她能明白柱子說的那句話不是男女之間的曖昧。紅說,你有好重的心事啊,想對你重要的人說是吧,把我當成你的那個什麼什麼吧。頹廢的柱子索性把想說的話一古腦兒全發泄出來了:你知道嗎,我是多麼想你,可是你為什麼就是不理我,我們曾經是那麼要好的朋友,為什麼現在一句不說就走。想著你,流著淚,傷著心,無可奈何,無法改變的事實,難道我們現在能朋友也做不成嗎,難道現在我想關心你也不行了嗎?這番話柱子憋在心里很久了,柱子常常想,有過愛情的男女難道就那麼忌諱友情嗎?

紅的安慰並沒有讓柱子的心情好多少,其實柱子與他最愛的女人分手也好幾年事了,但愛情就是這個樣子,來得太快,去得也太快,曾經的卿卿我我柔情蜜意傾刻間化為烏有,就象這六月的天,孩子的臉,說變就變,而最先提出離場的那個人最終沒有離場,而這個人就是柱子。

柱子頹了,人們常說面包總是會有的,當生命中事業和愛情這兩個面包都沒有都發苦發澀的時候也就是男人最容易頹廢的時候。記得有位哲人說過,人活著的意義不外乎追求美好愛情和做對人類有意義的事情,柱子想,我的人生在那里呢,那里有我的人生?頹讓柱子學會了思考人生。

柱子頹了,柱子在想該怎麼調整自已的事了,頹者廢也,三十老幾的男人,他再也頹不起了的。

                                                                              2008-7-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